不负

一只清汤寡水的叽

论男友如何养成

人设与原著归墨香太太,ooc归本叽。
cp:曦瑶;副cp:暂无
【给蓝大迟到的贺礼】
---------------------------------
1.
真是一段孽缘
金光瑶如是想

自观音庙一役之后,距离金光瑶醒来时,已经过了三个世纪。
“唔”
强烈的刺痛感和晕眩感让金光瑶的面孔微微扭曲。
“嗯?”
睁开迷蒙的眼,便是高楼大厦和天空中飞来飞去,像盒子一样的东西。
瞳孔放大,一脸懵逼
金光瑶:【黑人问号】
what???
这都是什么鬼!!!
修仙界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还有,他不是死了吗,怎么还会在这里???
还有,蓝曦臣呢?聂怀桑呢?聂明玦呢?
怎么会变成这样!!!
抹了一把脸,带着满肚子的疑问,漫无目的地走着。
“快看!这人长得真好看!!!”“他长得真像我的老公”“啊!他看过来了啊!”“唉!不过怎么一身伤呢?”“。。。。。。”
唔?
什么东西?
听着对面几个穿着暴露(?)的女生所说出的话语,怔了怔。
“是在说我吗?”
一转头,就被玻璃反射的光闪了眼睛。
揉了揉眼睛,就被玻璃上的倒像吸引住了。
一张极其精致的面孔,与前世的自己有七分相似,却更胜从前。
这。。。这真的是我吗?
捏了捏脸,玻璃里的人也捏了捏脸,吐了吐舌头,那人也吐舌头。。。。。。
好吧,真是自己。。。。。。
突然,大脑传来一阵刺痛感,咬了咬牙,过几分钟后,金光瑶大概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
这身体的原主人是一名私生子,母亲是一上流名媛,后来被一名风流成性的大家族的嫡子夺了心,在做着遇上真命天子美梦时,不料却知道自己所认定的真命天子已经结婚多年,老婆怀了孩子,本想向情人告诉她已经有了他们的爱情结晶的名媛被爆出当了小三,地位一落千丈,家族为了保全名声,把这位名媛踢了出去,情郎不见踪隐,又被家里赶了出来,只好一个人拿着以前积攒的老本,一个人生下孩子,曲曲折折的生活,至死,还想着她情郎一定会来找她,把她和孩子一起接回去的美梦,殊不知,她心心念念的情郎还在醉卧美人膝,早把她扔到九霄云外去了。这可怜的私生子拿着母亲留下的一点微不足道的资产磕磕绊绊的活到了十六岁,后来听到自己的父亲是一个特别大的家族嫡子,是食物链的顶端,于是就满怀希望的拿着母亲留下的信物去认亲,却被气极的夫人叫人把他往死里打,最后被扔到一个犄角疙瘩里,后来,便是金光瑶来了。
揉了揉眉心,真是。。。。。。真是。。。。。。
愚蠢!
而让金光瑶不得不介怀的是,
这人怎么跟他上辈子一样啊!!!
姓名,经历,身边的人都一模一样啊!!!
没错!这身体的原主人也叫孟瑶,想到这里,金光瑶就觉得脑阔疼,而他的垃圾便宜父亲正是金光善。
唉!
金光瑶,啊不!孟瑶叹了一口气,想,一定不能再重蹈覆辙了,便想这重新过自己的生活,思及此,想,这世界和他上辈子那么相同,会不会再遇上蓝曦臣呢。。。。。
心脏传了一阵刺痛
呵,不会的,不会了........
抹了一把脸,暗自下定决心,要过自己的生活!
抬腿,向前进发。
2.
后来,凭着过目不忘的本领和和脑子里的知识库,学习开了外挂,跳了几次级,后来竟然对人工智能有了兴趣,潜心研究,最后发表一篇论文,造成整个学术界的轰动,被国家盯上,最后被国家用麻袋拐去了国家工程队,还参了军,当上了一名少校,后来,人工智能成功开发,所有人都用上了系统。。。。。等一切事情。
总之,现在的金光瑶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存在了。

“嗯?”
现在作为一名技术宅的瑶咪终于因为可乐喝完了,想着好久不出门走走了,就兴致大发的开着飞行器去买点日用品。
刚出商场,天下下起了小雪,伸出舌头,尝了一片雪花。
唔!
凉丝丝的!
谁又知道,能弄出轰动世界的东西的少校大人只不过是一个喜欢下雪,童心未眠的“孩子”呢?
因为下雪,一高兴,打算徒步回家,却被巷子里的声音吸引住了。
【哈哈!一坑未平,一坑又挖,因为要月考,还有胃穿孔,没能及时送上给蓝大的生日贺礼】【一个大大的抱歉】
【这是一个大瑶养成小曦[最后被吃干抹净]的故事】
【用了小绿和小蓝的世界观(机器人篇和世界树的意志),没有看过漫画的客官可以去看一看(很好看的)】
【求留言!求评论!】

美人为瑶

人设与原著归墨香太太,ooc归本叽。
cp:主all瑶向:副cp请移步前文。
---------------------------------
揭秘:
金真香心肌梗塞为何那般?
瑶咪心中女神初登场!
看作者如何由活泼乱跳的小黄叽变成色香具全的烤鸡。【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
【请看下面报道】
6.































【哈哈!更文是不可能的!这辈子是不可能的!!!】
【刚从宰屠场跑出来的本叽】
【拼命在变成烤鸡边沿试探】

美人为瑶

人设与原著归墨香太太,ooc归本叽。
cp:主曦瑶,all瑶向;副cp请移步至前文【懒】
【突然的良心(?)发现】
---------------------------------
5.
金光瑶很迷惘。
在被温情大佬诊断为〔吃了一种奇特的草药,而且永远变不会去和一系列的小问题〕 之后,简直犹如晴天霹雳,埋首于膝间,一语不发。
蓝曦臣一边拢了拢金光瑶的衣服,一边顺着头发,在旁轻声细语的安慰,聂明玦放软了眉角,一声不吭的频频递茶,金凌拉着自家小叔?姑姑?的手臂试图卖萌(?)来转移她的注意力。
【一只萝卜在屏风后面咬牙切齿】
【继续把目标转到失去梦想化身咸鱼的瑶咪】
事实上,他活着,就是为了母亲,为了母亲的愿望,认祖归宗,为娘亲洗刷耻辱,把欺辱过他们的通通践踏在脚底吗?可是现在着副样子。。。。。。
[一行清泪落入枕巾]
“来,阿瑶,吃点东西吧。”一个温柔,动人的声音传来。
被子被拉开,一只素手撩开金光瑶额前的碎发。
“嫂,,嫂子。。。。。。”定眼一看,一道紫色的倩影映入眼里。
“乖,不吃饭怎么可以,嫂子知道,你担心以后,不过,女孩子也可以修炼啊,也可以处理公务啊,而且,还有有些事是男生做不到的啊。。。”
【身子一斜,强行被埋胸】
“...........”
[放弃思考]
【瑶咪:谁来救我!我要呼吸!!!】
“来,先吃吧,吃完了再想。”
“嗯。。。。。。”
“嫂子等会给你做莲藕排骨汤好吗?”
“......好”
“...........”
【远在云深不知处的WIFI:〔眼睛一闪〕嗯!师姐是不是做莲藕排骨汤了?蓝二哥哥,我们快走!】
【被wifi拉着还特别高兴(?)的汪叽:嗯。】
【反手把wifi抱起,向莲花坞进发】
---------------------------------
【瑶咪:真好】
【金真香已把屏风咬破】
---------------------------------
嗯。。。。。。。拖了几(?)天,良心不安的某叽被某位客官提溜宰屠厂,所以,我来保命,【 等会儿我就缩回蛋壳 】
话说,我好羡慕瑶咪。。。。。。
【反复发烧真的不好受】
再bb一句,腾讯做的游戏真垃圾【刚玩完指尖江湖的某叽】
求留言!求评论!

美人为瑶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抱歉!
还有!
我是攻!我是攻!我是攻!
【给老婆府和老婆堡比个心😘】
【我大藏剑和大长歌绝对是攻!!!】
求留言!求评论!

真 傻雕

刚跑去b站刷剑三,突然有诡异的想法:
比如,洋洋是个花花(离经);宋山风是个活得像个剑纯的气纯!晓星星是个活得像个气纯的剑纯!
洋洋很讨厌宋山风的性格,却离不开他的镇山河;
洋洋很喜欢晓星星,却想掐死人剑的他!

所以,洋洋每天都是生活在看宋晓互绿,被爆山河,一边嫌弃宋山风,一边掐死晓星星的日常。
还有,莫名觉得忘机有点适合唐门小哥哥,【因为够高(men)冷(sao)】【本叽拒绝承认想看忘机穿黑丝和摔断腿】【为什么不是长歌呢?因为本人也是一个琴爹,但,我不得不承认,我们长歌门攻不起来啊!!![杨逸飞别打我!]】
最后,有没有人和我一样,藏剑的吃策藏!长歌的吃苍歌!
最重要的是。。。。。。。。
我是攻!我是攻!我是攻!
【给老婆府和老婆堡比个心】
【话说,我还有多少个坑没填】
求留言!求评论!

美人为瑶

人设与原著归墨香太太,ooc归本叽。
有私设,全员复活,不走观音庙路线。
cp:主曦瑶,all瑶向。副cp:忘羡,追凌,轩离,江虞,(可能有温启)。
瑶瑶性转设定,大大的团宠!!!
---------------------------------
3.
“啊!”
发现自己身体异样的金光瑶尖叫出声。
“碰!”“怎么回事!”门猛得被推开,聂明玦拿着霸下焦急出声。
“大。。。。。大哥。。。。”聂明玦看着衣衫不整的俩人,望着露出半个香肩,被聂明玦这样一吓,把被子裹得紧紧的。。。。。。金光瑶,转头对一脸呆滞的蓝曦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大哥,我也。。。不知。。。”“肯定是那畜牲害得,先把三。。。。三弟给大夫看看吧!”说完,把金光瑶抓得紧紧的被子拉开,披风一裹,一把把娇小(?)的金光抱起,急匆匆地往当地最好的医师那儿走去。
在被诊为可能变不回去,束手无策的状况下,就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看着还再不停安慰的蓝曦臣,再次叹了一口气,忽然想到什么,说:“听说温情在云梦,她一一定会有办法的!”,金光瑶眼睛闪了闪,蓝曦臣想了想,可行,说:“好!不过阿瑶现在。。。。。。”俩人看了看金光瑶身上松松垮垮的衣服,“我去买吧。”蓝曦臣点了头,收拾行囊。
挤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聂明玦四周转了转,走进镇里最大的布庄。
一进门,店小二就围了上来,望着聂明玦这谁欠了他两百万的样子,心里直打鼓。
“那个,包起来。”聂明玦用手指这一件鹅黄色的齐胸襦裙。“啊呀!客官您可真有眼光,这件可是用上等的衣料。。。。。。”不等店小二说完,冷声打断,“多少?”“不。。。不多,二十两。。。。”小二咽了咽口水,抬头望了望聂明玦这幅煞神样,心里想,完了,该不会要砸店吧。。。。。
刚想开口,手里一沉,掂了掂,二十两,不多不少,脸上立马扯开一抹笑,“好好!客官,您稍等!”
买了衣服,再买一些金光瑶爱吃的零嘴儿,准备往回走时,就被小摊上的一只簪子吸引住了眼,“哟!客官,你眼光真好!”阳光下,簪上镶嵌的宝石熠熠生辉,聂明玦拿着簪子,心想,如果她戴上一定很好看。。。。。。不对,摇摇头,稳下晃荡的心神,转身问:“多少?”“一两银子”“。。。。。。。”
买齐了东西,带着未消下去的笑意,向客栈走去。
---------------------------------
嗯!关于瑶瑶服装设定,玩过剑三的客官可以参考雪河装的二小姐和燕云琴娘的设定,没玩过的客官可以百度了解一下。
剑网三真好玩√
求留言!求评论!

美人为瑶

人设与原著归墨香太太,ooc归本叽。
有私设,全员复活,不走观音庙线。
cp:主曦瑶,all瑶向,副cp:忘羡,追凌,轩离,江虞,(不知该不写温启)瑶咪真.瑶妹(团宠)
---------------------------------
金家有女初成长,似若天仙下凡尘。
                                ---瑶瑶后援团
1.
“啊!你再说一遍!”
“不。。。。不,在下也。。也是无能为力。。。”被凶神恶煞(?)的聂明玦揪着衣领本就汗津津的大夫被突如其来的一吼,吓得腿打颤,哆哆嗦嗦地说。
“好了,大哥,把他放下来吧。”从幕帘后传出一声清朗的声音。
聂明玦听了话,手一松,那大夫像受惊的兔子,“唰”一下就溜了。
大手一撩,只见一位清朗俊秀的男子正安抚身旁清艳脱俗的女子,聂明玦见女子一脸茫然,叹了一口气。
2.
话说,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那要这样开始说起了。
一天,三尊受一小家族清剿周边邪祟的请求,在清剿过程中,实力最低的金光瑶受了重伤,并且还走散了,金光瑶也只能迷迷糊糊地摘一些止血的草药,把其中一颗迷迷糊糊地吞了下去。
等聂蓝二人在山洞里找到昏过去的金光瑶,伤口上了药,蓝曦臣为了照顾受伤的金光瑶,请缨与金光瑶同一间房,只留聂大一人一间客房(聂大:mmp)。
第二天,受生物钟的影响,蓝曦臣朦朦胧胧地睁开眼,嗯,什么东西?感觉手里柔软的触感,不自觉地捏了捏,嗯,好软。。。。。。嗯!等等!
蓝曦臣猛得睁开眼,发现原本应躺在身边的金光瑶却变成一个清艳绝伦的女子,刚想拿起桌上的朔月,但看了看眉眼,竟有七分似金光瑶。
“嗯~”床上的人嘤咛了一声,揉了揉迷朦的眼,奶声奶气地唤了一声:“二哥。”
完了,真的是。。。。蓝曦臣心里此时已经被“阿瑶真可爱,想●”在刷屏。
“嗯?”发现不对劲的金光瑶摸了摸,微微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低头望了望。。。。。。
【您好友金光瑶已下线】
“啊!!!!!!!”
---------------------------------
开学了,沉迷于学习√(?)剑三√楚留香√的本叽。
再次安利霍尊大大的世外蓬莱,真是太仙了啊!!!!!😭
【在码的时候一直在想雪河装的二小姐和琴娘】
再次祝各位看官学业进步!
求留言!求评论!

我会被打死的。。。。。吧。。。

人设与原著归墨香太太,ooc归本叽。
---------------------------------
嗯。。。
开学了。。。。。
好了,话入正题,我有一个很大胆的想法。。。。
再复一遍魔道,再次为瑶瑶落泪,想要瑶瑶当一次团宠,,,,,,,,嗯,就是全员复活,没走观音庙路线,瑶咪性转,,,,,嗯,真的很大胆,反正瑶瑶就是宠宠宠!还有一些小日常,,,,嗯!不知有没有太太写过,怕撞梗怕涉嫌抄袭,求告知!(没有我就写了。)
还有,
新门派终于出了,真是太美太仙气了啊!!!
不说了,我去建新号了。。。
强力安利霍尊大大的《世外蓬莱》,啊!我死了。。。
好了,祝各位学业进步,工作顺利,平平安安,心想事成。
求告知!求留言!求评论!

斯德哥尔摩

人设与原著归墨香太太,ooc归本叽。
【如果有相似的文章或与其他太太撞梗了的话,那大家就提醒本叽,本叽就会立即删掉文章。】
【欢迎黑化病娇蓝大上场】【有生子,但不是ABO】
〔一个预告,毕竟本叽作业都还没做〕
-------------------------------
1.
“呼呼。。。。”
金光瑶不知道自己待在这多久了,晃了晃僵硬的左手手腕上有些生锈的铁链伴随着这动作“哐哐” 作响。
没有光,静得自己这微弱的呼吸声都听得一清二楚,让他生出自己其实还在棺中,只是旁边少了个聂明玦的感觉。
2.
“阿瑶。”
金光瑶睁大了灰朦朦的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疯狂地挣脱手腕上的铁链,手腕勒得生疼,蓝曦臣平静地看着金光瑶,漫不经心地吻上金光瑶的唇,“呜呜!!”挣扎得更厉害了,疯狂地侵略,让金光瑶应接不暇,突然,找到机会,猛得一咬,甜腥味在俩人口中漫延,蓝曦臣舔了舔唇边的鲜血,望着喘着粗气的金光瑶,附身,一口咬上眼前人的脖颈,猩红的血液流向胸口。
3.
被挑断手筋和脚筋的金光瑶静静地坐在轮椅上,呆呆地望着桌上小小的衣物,一动不动地坐上了半天。
“吱嘎”一缕阳光投到金光瑶的左脸,迎面走来一位面如冠玉的男子,坐着的人还是没有反应。
“阿瑶,解决掉那些垃圾,我的阿瑶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跟。。。。。。。”说着,伸手想抚上眼前人的脸,就当指尖快要碰上的时候,一直都呆滞的人终于从喉间发出一个音
“滚。”
4.
“终于。。。。可以。。解脱了。。。。”
5.
[休想离开]
[你是我的]
------------------------------
呜呜😭,感觉脑洞都崩了,越写越是ooc,文笔太烂了啊!作业没写,有那个客官像我一样的😄
不说了,写作业去
【这是一个预告】
【A.be】【B.比be还惨的he】←这是选择题⊙▽⊙
谢谢观看
求留言!求评论!

斯德哥尔摩【曦瑶】

人设与原著归墨香太太,ooc归本叽。
其实就是想看曦瑶夫夫(?)怎么玩转S→_→M,
【写肉,这辈子不可能的,没有我姐不可能的(#゚Д゚)】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太太写过这样的文,【就是怕撞梗和涉嫌抄袭】如果没有。。。。我就可以写了哦!(≧▽≦)←_←
求留言!求评论!求告知!